首页 > 写字楼租赁新闻资讯 > 一年减少40家 共享办公行业降温洗牌
一年减少40家 共享办公行业降温洗牌
2019-05-15 远行地产
崇文门
崇文门站 层高3.1m 东城区
7.80元/m²/天 起

过去一年里,中国联合办公品牌大约减少了40家,共享办公这个曾被资本市场热捧为风口的行业,随着共享经济的降温,加上自身盈利模式单一、入驻率低、服务专业度不足等问题,多个企业或倒闭或被收购,资本市场态度明显出现下降。

最近半个月,优客工场宣布联手腾讯、联想打造智能化办公系统;氪空间或因扩充太快,弃租香港商厦被追讨5亿港元;WeWork进入广州市场,剑指粤港澳大湾区市场……在跑马圈地的过程中,市场资源、资本、业务正向行业头部企业集中。而要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成为领跑者,如何“讲好故事”,得到资本的加持,是关键的一步。

A WeWork不想被叫共享办公巨头

“不能单单用联合办公来判定我们。”近日WeWork进入广州市场,首站亮相大马站商业中心时,WeWork大中华区产品开发副总裁余昇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就屡次强调了WeWork现在是一个社区平台。

“企业CEO的角度是如何保持公司的创新,如何吸引并且留存最顶尖的人才,这是他们所关注的,而不是说哪个联合办公的桌子多少钱,其实所有的这些物理空间只是一个载体。”余昇鸿强调:“我们的优势在于连接全球网络,包括员工的培训工作、会员的互动网络,通过线上的APP,它不单是联系到了所在城市以及中国的会员,也连接到国外的会员,将40万个会员的互动关系建立起来。”

但在此之前很长一段时间,WeWork赖以起家的商业模式一直是共享办公,面向小型企业和自由职业者出租短期办公空间。这样的商业模式虽然具备高速成长能力,让它不到十年就扩张到全球22个国家,赢得了软银100多亿美元的投资,但因为商业模式容易被模仿,其400亿美元的估值一直被认为偏高。

特别是共享经济在2018年迅速由盛转衰之后,单纯的共享办公模式似乎也走到了尽头。之前有报道就指出,软银本计划向WeWork投资160亿美元,但今年1月突然发生变化,最终投资砍到了20亿美元。

B 共享经济降温

记者注意到,国内联合办公行业最近几年爆发式的增长,同样是在共享经济大潮下,资本助推企业“贩卖”共享经济。但到了2018年,昔日的吸金行业开始进入衰败场,ofo陷入资金链断裂、押金难退的旋涡当中,共享蓝球、共享马扎、共享纸巾等也都失败黯然离场。

在过去十年中,共享经济经历了一轮爆炸式增长,各种共享项目野蛮生长、恶性竞争。但在2018年,随着各路资本退潮,以烧钱补贴为手段来抢占市场的很多共享项目就“歇菜”了。

联合办公行业同样开始洗牌,2018年1月份,优客工场全资收购洪泰创新空间;裸心社收购澳大利亚办公空间品牌Gravity;3月份,优客工场宣布与无界空间合并,并收购wedo联合创业社;同月,Wework中国收购裸心社;7月份,优客工场与Workingdom进行合并,与爱特众创达成并购合作意向……市场资源、资本、业务都向联合办公行业头部企业集中。

C 下一步靠什么吸引金主?

共享经济凉凉了,还有什么能够吸引金主?记者注意到,WeWork正加速本地化战略的深化步伐,在上海、北京、香港连续加码之后,近期国内业务剑指粤港澳大湾区市场,今年在全国的扩张布点步伐也将会加快。

作为联合办公领域另外一个烧钱的玩家,氪空间之前的愿景是在2020年追上WeWork全球的规模,去年宣布开始布局亚太市场,香港就成为其海外布局扩张的首站。但尴尬的是,近期氪空间被爆出因为弃租香港One Hennessy商厦,被华懋集团追讨5亿港元,而One Hennessy商厦就是氪空间在香港签下的第一个物业。对此有分析人士表示,氪空间弃租背后或与扩充太快及资金链紧张有关。

就在上周,优客工场也在成立四周年之际发布“吸引力”战略,并宣布联手腾讯、联想打造智能化办公系统。数据显示,截至2018年底,优客工场已在全国44个城市布局200余个联合办公空间。

而这背后也是频繁融资的加持。据天眼查数据显示,从2015年4月至2018年6月11日,优客工场共进行了15次融资,额度累计超50亿元。

如果资本退潮,一直以融资+收并购扩张模式为支撑的优客工场、WeWork们,下一步靠吸引金主?

来源:羊城晚报


©2019 北京远行中和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 京ICP备10031844号